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信息 返回
城市照明规划与详细设计的思路与办法(上)
类别:行业信息 发布时间:2017-07-05 00:00:00 浏览:0 [返回]

城市照明规划与详细设计的思路与办法(上)

作者:江海阳

一 、现实的城市照明困惑


在当下轰轰烈烈的城市照明建设运动中,如何迎接一波波城市照明设计需求,如何在新思维、新技术、新材料的汹涌出现中保持清醒的设计师创作头脑,如何在纷乱的城市现象中把握照明发展和设计的主脉,了解城市政府意图,明晰城市照明的市场作用,以及在经济资本推手的作用下如何能完善城市照明建设方向。基于此,作者对今天的城市照明做了一定思考,也是管孔之见,以便于帮助决策者和实施者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发现问题的所在。


在笔者刚刚完成的福州城市照明策略性规划与具体实施设计顾问工作中,我们就发现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政府在投入大量资金进行了新的一轮城市照明建设以后,反而对于城市照明的目的和未来如何运营产生困惑——到底该不该做?做的意义在哪里?怎么做?怎么实现更大公约数的市民认同?怎么提升城市品质和品牌影响?城市文化如何通过城市载体照明来实现?大型的城市建筑媒体灯光表演影像画面如何制作?如何满足一种“度”的把握?如何让“灯光秀”和“不扰民”做到协调?如何实现城市照明美学与市民欣赏完美结合?


当然了,眼下还有一个最为关切的问题,那就是每个城市都有十余年的城市照明经营,保留着大量的建筑、景观现状灯光。不同时段投入了大量资金予以改造、升级、叠加,今天面对新的一轮城市照明建设热潮,面对不同的城市照明设计思维的时候,那些旧的灯具该不该拆除?拆除了如何计算这些“国有资产”?是仓储?是拍卖?是作为垃圾销毁?还是废物再利用?据说今年某市在大规模实施照明建设中拆除了大量旧灯,以至于堆满了数个仓库。城市照明是一个更新换代特别迅速的行业,不仅有灯具的推陈出新,还有设计意识的审美提升,新与旧如何在城市空间中得到结合?政府一定是想充分利用这些旧物,但是操作完以后又发现“新”、“旧”完全不能混搭,这是从技术到思维上的矛盾,也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二 、为什么要反对“优化”和“提升”?


现在城市照明设计招标时最常见的名词就是“优化”、“提升”,意思是所有今天做的改造都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实施的,并没有抹杀以前的建设功绩,同时还能强调节约精神。我不知道这种想法放到其他行业是否可行,但是放在照明行业真是万万行不通的。在笔者参与的一个设计中,业主强调旧灯再利用,于是出现了钠灯和LED灯具混合使用的情况。殊不知在今天LED灯具强调配光和显色性的时代,在设计手法强调细节化和体现特征的状况下,再把钠灯和LED结合起来照亮建筑,就会使得这一处建筑完全和周围格格不入。


图片3.png

                                                    图注:利用原有钠灯照亮仿古建筑,出现了明暗对比过于鲜明的事情。(陈晋军 摄影)


还有设计思维的改变,一条可供游览的城市内江两岸往往都有多年来累积下来的照明设计,传统的手法都是统一将高层民用建筑的顶部结构照亮,多数还是金黄色,这是一种“戴帽工程”。今天大家可能是看腻了这些略显沉重的色温,毕竟建筑在这件帽子的重压下显得很不挺拔。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民用高层建筑立面灯光的“减法”设计势在必行,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在楼体上装满点光源和线光源。反而是对于人们可以看到的、可以体验到的近岸树木、亭廊、坡地、台阶重视起来。认识到一条江如果建筑都塞满了灯,岂不是像两堵墙一样隔离了视野的延伸?这个时候将岸线和植被处理完以后,就会觉得岸上建筑照明的多余,那些线性灯勾勒,点光源闪烁就成了破坏环境美的最大杀手。如果还是秉承着“优化”、“提升”的论调,你会发现这是一个伪命题。毕竟城市中还有更多的暗区,有些连基础照明都没有做好,这种情况叫做“补充”、“提升”会更正确。


笔者最近一段时间就深有体会,原来政府管理者的眼光已经变得高雅了,人民的审美意识、判断意识已经提升了,而我们这些设计师还完全不自知!


设计师提“优化”、“提升”的背后是一种投领导所好的心理,明面上好像这样的提法皆大欢喜,实际上这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因为到了最后效果混乱的时候,政府还是不会买账。


图片4.png


图注:原本这栋历史建筑在夜晚黯淡无光,经过补充提升以后,建筑的细节被概括地提炼出来,很好地表达了宗教氛围。但是背景的高层建筑却是几年前的线条勾勒手法,新的、旧的就显得格格不入起来。这不是一句“优化”就能解决的问题。应该将后者的灯具拆除重做,毕竟时代审美观念已经改变,但是这笔经济账就不好算了。(江海阳 摄影)


三 、并不成熟的城市照明规划体系建立


有些设计师在接手一个城市照明规划案子的时候,喜欢从城市规划入手开始设计工作,当然了这还是有责任感的设计师才能这样所为,毕竟读一遍这座城市的总体规划,你会对城市的区位、定位、目标、用地、产业、交通、人口、物产、空间范围、基础设施等等产生了解。这些城市的过去、现在、愿景等状况确实能对熟悉一座城市产生作用,但是对城市照明设计有多大意义呢?


今天设计界流行的城市照明规划仍然是机械的手段去操作,去套路。实际上的城市照明又是一个极为“短平快”的市场需求,笔者曾经拼了命地干了十一天完成一座省会城市的所谓“照明规划”,自己看一看又和教科书上讲的城市规划内容相去甚远。


按照教科书的说法“城市规划是城市政府为达到城市发展目标而对城市建设进行的安排......一般城市规划分为城市发展战略和建设控制引导两个层面。”显然所谓的城市照明规划和这两者都是很难挂上关系,因为“城市发展战略的规划主要是研究确定城市发展的目标、原则、战略部署等重大问题,表达的是政府对城市空间发展战略方向的意志。”而“建设控制引导层面的规划是对具体每一个地块的未来开发利用做出法律规定,它必须尊重并服从城市发展战略对其所在空间的安排。”


这些都是非常硬性地、理性地对于城市区域条块的功能性布局和划分,是站在一个时间为轴线、空间为视域的宏大角度去思考城市的未来面貌。中国城市的规划周期很短,经常可以看到十五年到二十年的规划,这是因为每一届政府都会发现城市的发展速度以及发展机遇都在推着城市拉大框架规模,不断的出现新区、高技术产业区、工业区、物流贸易区,这些区域重叠在一起,土地政策、经济政策、投资优惠政策、发展政策不断的让土地改变使用性质,对于建筑的高度、容积率、绿化率都在随之调整。对于区域的重心也会出现位移。这是现阶段中国城市发展的常态现象,也是不正常现象,只讲经济发展的城市是畸形城市,只有如何让城市的历史和文化、特征和记忆延续下去,成为城市的区别性符号,才是城市具有自我属性的方法。这就是中国当代城市越来越丧失个性的原因。


今天的城市照明已经形成初步的完整体系,产业规模日益扩大,并没有一个详细数据来论证城市照明的增长数字,但是每一个从业照明行业的人员都能感受到城市照明这几年的迅猛发展,这从单体城市动辄投资数亿到数十亿来进行照明改造就可见一斑。是什么原因促使城市这么热衷于对城市照明投入巨资进行提升、优化、升级呢?背后还是能看到资本运作的影子以及政府迫切地建设城市的决心。


我们再来审视这些城市照明有多少是基础的功能作用,又有多少是纯粹为了环境美化而出现的光?经济活动的介入让人对于生活环境的现状早已不满足于“能......生活”、“有......物质”的阶段,而是“很......舒服”、“好......美丽”的精神层面追求了。建立在基础功能照明之上的美学、诗意、艺术灯光已经成为建设的共识,所以我们看到在城市照明设计中更新换代的速度非常快。一些两三年前流行的灯具、手法、意识在短短时间里就会被淘汰,人们在追求更高层面的精神享受,如何还能满足于机械式的设计呢?


这就摆出了问题的矛盾所在——“装饰性为主的城市照明该不该以规划的名义而出现?”


图片11.png

                                        图注:城市照明的唯美性已经变成更高的追求了。(江海阳 摄影)


毕竟城市照明的复杂性和矛盾性早已将所谓的“城市照明规划”远远地抛在身后,如果照明一定要有宏观的思考与大格局意识的决策辅助的话,我想用“照明导则”来做会更恰当。“导则”的目的是建议区域中光环境的主次关系,手法体现的合理与否,光与色的运用是否适度、是否合理,对于区域中的广告、景观、雕塑、戏剧化高潮、氛围营造、灯光装置、小品演出能有一定思考。


把城市照明归入“城市设计中的照明环节”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对于“城市设计”的定义可以看到它和“城市照明设计”的类似性。《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对于城市设计的定义是“对城市环境形态所作出的各种合理处理和艺术安排”。美国城市学家凯文林奇认为“城市设计专门研究城市环境的可能形式”。这和城市照明设计所从事的以塑造物质环境美化为目的行为何其相似?“城市照明设计”如同“城市设计”一样,需要“根据城市发展的总体目标,融合社会、经济、文化、心理等主要元素,对空间要素做出形态的安排,制定出指导空间形态设计的政策性安排”。


而城市政府正是需要我们根据城市空间形态和载体组成对光在空间中或者装饰或者功能做出对应性设计,并提出政策性安排,这就是“城市照明规划”可以是导则就能说清楚的原因。其实我们现阶段常见的照明规划文本只是模仿了城市规划中“空间布局”这一微小的内容。常见的形式是这样的——对于一座城市简单地划分为“一轴、两翼、三节点、四通道、五辐射、六展开、七门户......”,这种八股文笔者可以编得很长你信不信?


四、设计一座城市首先要理解这座城市


城市是复杂的矛盾综合体,同时也是创造美好生活的人类聚集向往。城市的性质并不相同,有工业化城市,有农业化城市,有旅游资源型城市,也有商业城市。根据每个城市的自然条件、现状条件、发展战略、规模和建设速度来规划各自不同的发展方向和区间。历史文化城市强调人文因素,商业城市强调贸易因素,山水城市强调自然风貌因素,工业化城市强调现代感、未来意识。比如湖南株洲就是一座现代的被称之为“火车拉来的城市”,同时它也具有悠久的人文传统,炎帝神农氏出生在这里。它也是山水城市,湘江穿城而过,划分了新城和老城两大板块。在定义株洲的时候就要有权衡和思考,哪个因素比重更大呢?


商业、居住、行政、交通、公共服务是城市最主要的功能。同时城市又必须具备一定的美而化之韵味,以便于满足人的精神层面需求,达到愉悦、幸福、舒适的情感交流目的。城市每一个时间都在发生变化——缓慢或者剧烈。人们生活在城市里,感受城市带来的种种便利,也感受着城市因为密集而带来的压抑。所以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口号就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对优良的环境追求是居住在城市中的人的基本渴望,而城市夜晚照明正是基于此应运而生。


城市照明只是城市运营中的一个体系环节,照明的出现和发展与城市的经济进步密切相关。我们看到城市照明的每一次历史性变化,从最早的碎片化面貌到以亮化为目的的投光、泛光照明,再到今天出现灯光表演和人光互动,背后都能看到经济发展的推手在起作用。面向未来的城市照明势必会在今天的基础上出现更加人性化、表演化、交互化的面貌,同时更加注重光与人的情感呼应。在情感呼应的环境里,生活才是安定美好的。


所以说设计一座城市就必须先认识这座城市,找到它的基本面以及它的“城市之根”所在。当前的中国多数城市都面临着老城区改造和新城区规划的现实问题,也可以说十年时间老城区已经基本上被拆除干净,或者已经改造为仿古街区为特征的新面目了。一方面是新城区的高楼如山如堵,一方面是老城区的旧风俗旧建筑丧失殆尽,新老之间出现严重时代隔膜。笔者在参与安徽亳州城市规划时候深切体会到,政府关心的不是那些充满“老亳州”味道的花戏楼、华祖庵、曹操运兵道这些老城区的印痕,而是要将新城区那些新建住宅高楼作为照明实施的主体。对于广场、公园、岸堤、公共建筑的热衷远远大于对于老城区人文景观的修复。我设想在夜晚应该有一道光,这是一个以城市主要动线为依托的,链接起城市主要出入口到达城市核心历史区的光,在这条动线上让参观者从现代走到古代,再折返回来,形成旅游动议。


图片12.png

                                        图注:在正确合理的设计实施下,旧的载体往往可以焕发新的生命。(江海阳 摄影)


城市照明设计就是在大量的对于城市直观认识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框架体系。不仅是要做好现场踏勘、资料收集整理、分析研究,还要更深入地思考一座城市的气质和精神。每一个人都有气质,或气宇轩昂或猥琐算计,每一个城市也有它的专属气质,或清新宽容或格局狭小。分析的事情只能让你得到资料,得到量化的数据和现场状况直观印象,没有更进一步的对于城市的热爱和熟悉,这样设计出来的作品总是有“千城一面”的感觉,不能令人信服。


判断一座城市的气质更多时候是设计师的知觉和直觉的综合结果。笔者归纳厦门的特征用了一句话——“一座岛,一座城”,相信再也没有中国的哪座大城市如同厦门这样地理特征显著。厦门的核心区就在本岛,周边的海沧、集美、翔安这些陆上区块拱卫着本岛,也可以说是隔海相望的关系,这是对厦门岛来说的一种空间结构形态。任何事情你都要灵活处理,如同笔者去向海沧区政府领导汇报海沧的城市照明设计一样,这个时候再谈海沧和厦门的主次配套肯定是行不通了。换个思路来谈,可以把海沧和本岛描绘为一种隔海的对谈关系,中间一座鼓浪屿作为联系,空间的大格局意识一转变,马上引起政府的兴趣。本岛的照明在岸线上是什么效果,而海沧怎么发挥自己的区位优势以及建筑特征,打造一个全新不同的对话形象,也许几句话就能让城市照明的韵味出现改变。


图片13.png

                                                   图注:集美区混搭风格建筑的照明实施手法。(卓上 设计)


五、两分法的城市基本面归纳


凡事都可以大而化简,城市也是如此,面对如此庞杂运转机制下的城市,对于设计师来说首先着手思考的事情并不需要很多,理清城市基本面就可以了。什么是城市基本面?也许是城市的基础构成是哪些?


我们可以将城市简单地一刀切,一块蛋糕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城市公共界面,一部分是城市生活界面。这样划分合理吗?其实不合理,因为永远没有一种空间划分方法能将公共和私人两种界面区隔清楚,这两种界面都是在相互纠葛中。但是没关系,我们设计师大可以按照这种思路继续向下思考。


公共界面里有什么东西?


街道肯定占很大的比重,街道联通起来形成网络,有主干路、次干路、支路、环路。街道和街道之间形成节点,大的街道节点是城市的中心区,由此再向外辐射出多个附属节点。中国的城市多数是方正的,东南西北相对来说最清楚,北京人指路都是对你说向正北走两百米,再往东拐第一个路口,往南走两个胡同就到了。南方人不习惯说东西,而是说左右,面对大门,左手第三间就是。法国巴黎的城市像三角板拼出来的积木,方向意识是最混乱的。


人在道路上行走有车行和人行两种不同的观察视角,得出的心理认知是不一样的。车行观察的主要视角为正前方的建筑纵深,观察的是建筑顶部是否形成连绵韵律。并且首先观察的是远距离照明景色,对于街道两侧的商业、橱窗、景观灯并不能很好仔细观察。在这样的视角重点要做好建筑的明暗过渡、重点商业的气氛打造,主要交通路口的导引标示灯光。人行视角观察的重点是街道两旁的景观灯具、道路照度均匀度、商业业态、主要建筑出入口、灯光雕塑、景墙、植被。适度观察近距离的建筑立面灯光。在这样的视角重点做好建筑底部、街道路面的照明质量。提升空间的局部趣味性和感召力。让城市细节变的更丰富、更生动、更人性化。


今天有无人机可以帮助我们在500米的高空观察城市,这个视点对于设计师来说没有意义。虽然很多时候我们做城市照明设计的时候需要绘制一些宏观的效果图用来说明问题。我们在飞机上观察夜晚的城市,全世界的城市都是一个样子,都是由纵横的交叉组合而成,从中心蔓延开来,或者是辐射,或者是环路,城市犹如大地上裂开的熔岩。我喜欢做的是用街道上30—50米的视角推进镜头,这个高度接近人在高层建筑中的视野,并且能够鸟瞰更远范围,对于梳理城市空间的不同层次有很大帮助。


街道上面有停留的地方,或者是街道到达的终点形成城市大型广场,或者是街头绿地。广场是城市公共界面中重要的集散场所,各种活动都会在这里举行,集会、音乐会、广场舞、巨大雕塑、音乐喷泉、标志性建筑,一座广场能代表一座城市风貌。


福州的五一广场是城市的核心区域,这里有于山堂、毛泽东雕像、福建省大剧院呈中轴线对称布局,周边还有大型商业设施以及高端办公楼,毗邻福州的历史文化名街八一七路,有白塔、世茂大厦环伺周围。这座广场记录了福州近代历史的风风雨雨,也是许多重大活动的发生地。可以说五一广场最具有城市广场的代表性,政权意义、市民休闲、地标影响、时令展会、安全避险等多种功能融为一体。这样的广场照明又该如何做呢?强调安全性?重视装饰性?可见如何做到各方面都能满足才是至关重要。


图片14.png

                                        图注:五一广场的平面手绘图。(易胜 创作)


图片15.png

                              图注:福州的五一广场,于山堂、毛泽东雕像、大剧院形成了中轴对称的正统格局。(易胜 设计)


行政区和金融区相对来说会区划清晰一些,独立成片,结构简单。城市今天流行的创意园区也是和街道融合在一起,比如上海的田子坊就是在老的工业区和居民石库门巷道里诞生出来的。田子坊是自然生长的商业业态,做为嵌进居住空间的商业体,照明更应该趋重于生活化和自然状态,反倒商业味道并不是那么明显了。


商业综合体的周边往往是大型的居住社区,它是介于两者之间的过渡空间,从公共界面到生活界面的心理适应区间。有些商业综合体做的很炫,甚至在光色上达到了扰民的程度,这就是忽视了自身的空间定位。但是上海南京路的商业设施集中在一起,形成最大化的城市商业界面,它和旅游走的更近,和生活离得很远,这是城市核心地带的象征。


中国的城市多数是沿水而建,水系照明成为今天城市的建设重点。沿岸的步道、雕塑、亭廊、植物、岸线成为照明主要表达,同时也是一种安全照明,满足了市民休闲的主要目的。


图片16.png

                     图注:上海是中国最商业意识浓郁的城市。照明也是缤纷多彩,充满历史、复古、现代、时尚的多样性。(江海阳 摄影)


生活界面里有什么东西?


生活界面包含了居民居住的小区、菜市场、临街商业、社区公园等。小区内有微缩水系、景观植被、绿化廊道、慢步跑道,生活界面看似内容很少,但是却是城市空间占比的大多数。生活界面的光应该区分开公共界面的光,后者热喧,繁多,故事性强,文化载体丰富;前者安静,淡雅,温馨,归属感强,休闲意味充足。


按照这样的两分法,你可以将所有的城市规划载体纳入进来,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演绎为六十四卦。城市就是太极,而生活界面和公共界面就是两仪,无穷万象无不出于其间,设计逻辑一下子就明确许多。


我们可以用视线,动线,游线来粗略地划分城市空间设计中的关联性。这三条线路彼此共生在一起,其实是不分的,之所以要分开来讲,只是为了更清楚地说清事物。在照明设计视角分析中,要注意人是在运动的空间中生活,我们观察环境使用移动的视野去发现目标物。所以不仅要考虑目标物最重要最优美的一面,也要考虑目标物延展的层次和扩散。


六、凯文 . 林奇的城市意象论


凯文林奇也给我们做城市照明设计提供了很好的划分基本面思路,他提出的“意象”是一种快速的对于城市环境的辨识和记忆方法。将城市符号化和图像化以后的“意象”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城市,并且定位自己所在的位置。凯文林奇说“观察者借助强大的适应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对所在事物进行选择、组织并赋予意义。”可见,在城市意象中,观察者的主观能动性十分重要。个体的体认过程不断得到验证,每个人创造的意象不同,是因为每个人的知识来源以及生活阅历所造成他们之间的差异。同样,城市也是具有意象,这是一种“公共意象”,基于一种共同的文化背景和基本现象特征。城市意象是以形态的方式出现的,我们到达一个陌生城市,观察的正是城市不同的意象,进而可以将这座城市的特殊性和区别性提炼出来。


作为基本面的城市意象又是惊人的重复,凯文林奇将其划分为道路、标志物、边界、节点和区域这五种元素。道路是进入城市开始观察的意象中的主导元素,其他的环境单元也是沿着道路展开布局,并且与之密切相关。边界是线性要素,它将区域分隔开来,但是也可以互相渗透。比如六环路可以认为是北京城的外围边界,虽然在六环外还有大兴、平谷、延庆等等北京市属区域。


区域是城市以街道分割出来的面域,区域中各种类型的建筑混杂陈列,需要观察者进入其中才能感受到城市原生态的呼吸。比如北京的胡同与胡同之间那些鳞次栉比的灰砖四合院,那是微小的城市生活单元,里面或者杂物横陈,或者干净整齐,这些都是体验出来的城市感知。


节点按照凯文林奇的说法,它是连接点,交通线路中的休息点,道路的交叉点,人群的聚集点,或者是从一种空间结构向另一种空间结构的转换点。节点是区域的中心和缩影,其影响由此向外辐射。城市中的节点根据其所处位置以及使用程度不同而出现主次之别,重要节点往往也是城市核心点,也会成为占主导地位的标识点。比如南京的新街口,北京的天安门,上海的静安寺等等。


标志物是另一类的点状参照物,比如在南方很多城市中会在城市一隅的山顶竖立风水塔一样,成为城市的重要指向标,也是城市的记忆来源。标志物往往被用来做为确定身份和空间结构的线索,随着人们对旅程的逐渐熟悉,对标志物的依赖程度也越来越高。网载济南老火车站已经成为标志性建筑,当人们老远看到火车站那高耸的塔楼尖顶的时候,都会有到达了的意识,当有一天老火车站被某位市领导一拍脑门拆除了的时候,这座城市也就丧失了集体认知。


图片17.png

                                          图注:江西石城的宝福寺塔,挺拔娟秀,弥漫着一种世俗的感情。(江海阳 摄影)


在现实中,上述这些元素都不会是孤立存在的,区域由节点组成,由边界限定范围,通过道路在其间穿行,并四处散布一些标志物。元素之间有规律地互相穿插重叠,互相发生作用,并形成统一的意象。在城市照明设计中,这五种基本面可以将城市载体包含其中,形成逻辑性很强的设计体系,这也是一种很好的归纳法。


七、城市片域梳理法


笔者将城市空间按照块域划分为四种形态,分别是:

① 城市核心区域。这个区域是城市的重点部位,是城市的标志和突出物所在,城市的财富以及精华浓缩的地方。大型城市现在出现多个核心的表现。比如深圳,以前的城市核心是罗湖,现在是南山为核心的前海,蛇口,机场为辅助的发展格局。核心区域成为照明的重点,亮度和繁荣程度成正比,色彩繁丽和业态成正比。核心区以行政、办公、商业、历史遗留建筑为主,是一座城市的象征地带。


② 城市缓冲区域。缓冲区域是城市的主体,是核心区域之外的包含生活区,金融区,开发新区等。所包含的形式多样,载体众多。缓冲区域的城市照明手段多样,有大型媒体立面建筑,有互动街景装置,有景观照明、水系照明,灯光表演等等。如何正确区分缓冲区域内各种不同属性的功能与装饰照明,这是设计的难点。


③ 城市边缘区域。边缘区域是城市框架的外围,是进入城市的首发地带。边缘区域以高档住宅,新建商业体,大型文体设施(体育馆、运动场),大型工矿企业为主要内容,填充着城市边缘的形象。边缘区域的照明往往还足够热闹以及喧杂,比如福州的奥体运动中心,位于二环外,周围环绕数条快速路可以直达,这里属于城市郊区,但是照明却做的五颜六色,观看时很是抢眼。


④ 城市模糊区域,模糊区域是城乡之间的互相渗透区。做为分散的定居点呈现一种城乡间的贸易——商业的相对存在。该区域文化力量薄弱,自由贸易和小型加工生产是主要特色。照明基础设施相对薄弱,出现很多使用功能上的暗区,在这里需要重点加强居民的生活灯光。

这四种基本面划分对于照明设计操作上难度有点大,如何区分好同一区域中不同的使用功能用光,如何把不同需求的装饰光协调在一起,这很考验设计师的全盘把控能力。


图片18.png

                                              图注:福州的奥体运动场。(江海阳 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