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信息 返回
智慧与反智慧
类别:行业信息 发布时间:2017-06-01 00:00:00 浏览:0 [返回]

智慧与反智慧

来源:行家说     作者:江海阳


我的学生中有一位在读研究生,建筑学院光环境专业,明年毕业。趁着中午一起吃饭我问他论文可开题了?这位学生正好在上我在深圳主讲的《照明创意设计与文案写作》研修班,我也很想和他聊聊,知道一些今天大学里对于照明设计的教育是什么样子。


他告诉我10月份就已经开题了,论文名字是《基于智慧条件下的校园照明设计》。他问我,江老师对这个选题可有好建议?


对于大学研究式的由一系列数据、调研、分析所得出结论的学术论文我做不来,我只会写“基于个人主观体验的校园照明设计”。有帮助的建议既然谈不上,但我还是想明白他的论文构成。于是问他——你做这样的智慧校园照明研究,可有实验或者技术支撑?他回答说——“没有,我一个学生不可能有这样的社会资源和人员装备,我只能是找市场上有的智能化技术材料,再加上我设想的前瞻性观念,来论证校园智慧化实施的可能性。”


我想说年轻人在没有踏上社会的时候,尽可以去做超乎经验的事情。等有一天走上社会,可就要做务实的工作了。虽然我鼓励年轻人敢想敢干,但我并不支持他们也追风——今天流行什么就研究什么,这种学风其实也是一种学术懈怠。


对于这几年突然大热起来的“智慧”一词我是很反感的,这是一窝蜂的抢资源式的一场闹剧,看得出来由各方努力推动的“智慧城市”、“智慧家居”、“智慧农业”、“智慧照明”......背后所暗藏着的叫卖声和急迫感。市场需要新理论刺激,经济需要新噱头输血,于是各方一拍即合,“智慧”一词泛滥全国。


为什么我是反“智慧”者?年初有一家设计媒体要做今年的系列活动,拟定主题叫“智慧照明与智慧城市”,请我写活动计划,我就反对这样的凑热闹,因为在她们的媒体上不存在任何“智慧”资源。问她们为什么不关注照明人的喜怒哀乐,而去玩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后来参加过一次她们的活动,听到所有的演讲内容没一个和“智慧城市”沾边,多数跑题万里,这个行业里好像明白什么是“智慧城市”的还真不多,甚至没人去思考什么是“智慧”。如果谈起来无非是那些陈词滥调——“大数据采集”、“智能路灯”、“智能大厦”、“GPS控制”,这些叫了多年的东西没一个是民生必须的,真的玩起智慧来,就都不智慧了。


智慧是什么?


就我而言认为智慧就是人的情感。那些学者们在说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人有思维、有精神而动物却没有,我不知道这是哪里科学家的结论——今天量子力学都在谈论空间中思维影响物质的可能性,你还在说动物没有思维?


情感更是一切动物的“标配”,我想情感不是哺乳动物所独有的。由此可想“智慧”是否等同于“有机”?而做为智慧外延生成的“智能”我们只能理解它为“无机”。因为智慧是可以分析、判断、取舍、关怀、帮助、主观、热情或者抑郁。智慧——创造力;智能——机械化。智慧体创造了智能化,智能是工具,是客观,谁会以为工具是“有机体”呢?


生物史学家研究地球在形成十亿年以后,也就是距今35亿年的那段时间,地球上发生了一件类似于“上帝之手”的重大事情——一次偶然事件让无机碳转化为有机碳,生命因此而诞生。从无机的、无生命感知的冷硬物质转化为有机的、有自我繁衍能力的微小生命,最后出现今天人类这样有高端意识和伟大文明的群体生物,让科学家搞不清楚这到底是外来因素改变,还是内部自然演化。这个过程也许漫长到数亿年,也可能是电光火石一瞬间。总之,从无机到有机,实在是不可思议。宗教是不会承认这种演变,生命怎么会是从石头里出来的呢?宗教宣扬的是至高神根据自己模样创造了万物,西方有上帝,东方有女娲,那么我们又该相信自然还是相信神呢?


这句话到了今天依然有用——我们是该相信神还是相信自然?


如果你相信神,就等于相信“人根据自身的需要让生产出来的智能化设备具备智慧和情感,可以自我修复、克隆、升级,可以让机器代替人去思考、判断,可以代替人去做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只是,这个时候人还能做什么?人成为傀儡?社会垃圾?还是时代宠儿?


人比得过机器的寿命吗?比得过机器的不眠不休吗?当机器有了觉悟成为智慧体,它还会容许人类的存在吗?我想机器不会有怜悯和宽容之心,因为机器就是有了思考和情绪,想要培养出伦理和道德,恐怕还是不能。因为这些是数十万年下来人类在自然生存过程中积累的独特与其他生命的情愫,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是最接近“天地大道”的所在。伦理和道德是人类的优点,也是致命之处。如果人不能像机器一样冷血残酷,最后被淘汰的必然是人类。


如果你相信自然,就不会这样着急。哪怕科学研究出了能战胜人类最顶尖围棋手的机器人,你也会明白那只是程序的更复杂化、精密化、开放化、耦合化,这和那台机器拥有了人类的自主思考是两回事。你不相信人有一天会成为神的角色,可以从无中生有。你也不相信有一天机器的智能反超人类的智慧,虽然你在科幻电影上见了太多这样的狗血剧情,也不会惊悸于某天早晨醒来窗外天空布满了外星战舰,恐惧于某一天的外星人大规模入侵。


人类着什么急?为什么总是幻想着自身之外的一切都能“智慧化”,我们可是这个宇宙中的孤儿啊!也许再过四十五亿年我们都找不到地外文明,那时候太阳行将灭亡。人类在和谁比着文明进度?要知道科技是把双刃剑,既成就人类也毁灭人类。当代科技是螺旋加速上升,今天所创造的文明等同于过去数十万年的数百倍。科学家预测再有二百年人类就可以掌握太阳系的完整资源;再有一千年可以自由翱翔于银河系;再有一万年可以没有任何技术困难地穿越此宇宙。我就怕人类的贪欲让地球时间走不了那么远。


可以上网简略搜一点关于“智慧城市”的知识普及,看完以后觉得无非是“更先进的智能化”,哪有半点“智慧”的样子!“有两种驱动力推动智慧城市的逐步形成,一是以物联网、云计算、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二是知识社会环境下逐步孕育的开放的城市创新生态。前者是技术创新层面的技术因素,后者是社会创新层面的社会经济因素。(摘自百度)”


我们不反思对于工业化快速进程中的膨胀性欲望的克制,而是去追求在更加超大规模城市建设时,还能保证人的出行便捷、信息预测,手续简化,环境安全,污染减少,消费简易,物资丰沛。这本身就是一种相悖而行的诉求。今天的所谓“智慧城市”理论,只是将以前的智能化计划改头换面,做一个什么“创新2.0版智慧城市”模型,仍然强调物联网、信息共享、大数据采集、云计算这种模式,再利用社交网络形成个体终端,一切听着都很美好。


真的很美好吗?当一个人的所有行动都被捆绑在巨大网络信息节点上,你觉得这样的社会就是幸福安全的?如果出现另一种限制和垄断呢,比如在某些极端条件下,将每个人都操纵严密,精确到位,就有点类似“维基解密”所披露的美国全民监督安全计划了。


中国人最早的智慧不是这样的,那是老子讲的“无为而治”、“小国寡民,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从这个世界长远的未来或者大格局意识上来审视这句话,你会感到这才是真正的“智慧”。降低对于这个世界的索求,将人的本体性放在和自然性对等的位置上,不求天工,也不取地利,更不夺四时,没有机巧,也就没了机心,或许这样的世界才是最安全和长远的。


和这位学生讲了这么多,他一脸迷茫,显然是不理解我为什么会这么不主流。我问他计划如何在校园内开展“智慧照明设计?”在哪些方面入手?说出来我给提提意见。他告诉我,想做的第一件设计就是校园智慧路灯改造,我问改造后的路灯都有怎样的智慧?我刚才说了,智慧是有思维和情感,难道路灯还有这样的功能?


其实这位学生给我描绘的还只是我听得最多的那些“智能数据采集”路灯,没有什么新意。哪有那么多创新可以来做?我一直闹不明白,城市需要每一盏路灯都是“智能”的吗?都需要大数据、自动亮度、人流分析、探头、喇叭、充电桩齐备?在我们国家今天缺的不是“智慧路灯”,而是形式美观的灯具外观设计,以及更重要的——做适合人的光色情感需要、道路指标优良的好路灯出来。在这些基础条件都没有的时候,就开始升级换代朝着“智慧路灯”出发了,这就好比一户穷人家连饭都没吃饱呢,你就开始让他学着做起贵族,岂不是胡闹!


我和学生开了一个玩笑,我说,假设这个社会真的有了“智慧路灯”,很智慧,不仅能满足一切路灯的功能需要,还能超越路灯作用,成为城市空间中最主要的信息来源。好,它有了智慧,它是不是可以选择啊?今天下雨,乌云密布,下午四点天就黑了,按理说它该亮灯了,它有智慧了!就要跟人一样,善于体贴人意。可它不,它认为这天空晦暗的很有诗意,它偏偏不想亮灯破坏了这种气氛。或者它恶作剧看着那些雨中疾跑的人不知深浅溅了一身泥,多好玩啊!如果是这样,你还要路灯有智慧吗?还是让它智能一点就行了?

一句话说的他笑了。